您好,欢迎来到天津婚纱摄影
关注钰上米: 钰上米结婚网腾讯微博 钰上米结婚网新浪微博 钰上米结婚网QQ空间 钰上米结婚网微信关注二维码
钰上米结婚网微信关注二维码
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天津结婚资讯 » 我不想被“裸婚”,咋办?
我不想被“裸婚”,咋办?
发布时间2019-07-21     来源:www.ysmwed.com    浏览: 67 次
我不想被“裸婚”,咋办?, 俗话说:世上最美好的容颜是新娘的笑脸,人间最美好的时光是拜天地的那一刻。由此可见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承诺需要一个美好而隆重的仪式作为凭证。现在正值婚庆高峰,我们几乎

俗话说:世上最美好的容颜是新娘的笑脸,人间最美好的时光是拜天地的那一刻。由此可见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承诺需要一个美好而隆重的仪式作为凭证。现在正值婚庆高峰,我们几乎天天可以看到一对对的新人在这美好的季节里结成眷属。

早在先秦时代,婚礼均在黄昏举行,故而称作“昏礼”。那时候的“昏礼”不大肆举乐,不过分庆贺,朴素而简约,有如黄昏时分的落霞满天,既宁静又灿烂。人们看重的是夫妇之义与结发之恩,“昏礼”过后将进入生儿育女、生死相依、家族繁衍的漫漫征程。

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式的婚礼也融入了时尚元素,在西式婚纱粉墨登场之际,我们并没有忘记拜天地、闹洞房,可谓兼收并蓄,“喜新”而不“厌旧”。一般情况下,城镇居民大多将婚礼设在酒店举行,聘请专职司仪根据顾客的品位及时调节婚礼气氛,不论是“附庸风雅”还是“焚琴煮鹤”,均易如反掌,挥洒自如。

这种“传统”与“西式”嫁接的成果导致婚礼规格节节攀升。君不见,每逢婚礼高峰期,各大酒楼门前都会看到蜿蜒而来的豪华车队;与此同时,动辄十几万、几十万的结婚成本不仅让双方家庭为此付出巨大代价,而且随着婚礼档次的提高,“红包”数额也随之高涨,令许多收到请柬、赶赴婚宴的亲朋好友深感压力不轻。

前不久,一个自称“难嫁娘”的准新娘通过“帮帮我”短信平台诉说欲嫁不成的烦恼。

我今年26岁,工作4年。大学期间,交了一个男友,同校、同届、不同系、来自山东西部农村的小鲁。

我是本市人,家境一般,虽说不富足,但总算有所依托。可小鲁的父母均在山东乡下,尽管他们想尽心尽力,可毕竟家底有限,不可能为我们预先准备婚房。

前年,小鲁的父母给了我们10万块钱,加上我爸妈多年的积蓄合在一起,交了买房首付。今年春天,我们拿到了新房钥匙。我俩高高兴兴地到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。

当晚,我俩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。至于何时举办婚礼,我俩都没考虑。其实,不是不想考虑,而是“想”不出什么结果。因为我俩都很清楚,当初买房时,他家拿出的10万块钱,大概就是未来公婆为儿子娶媳妇付出的全部“血本”。

半年过去了,小鲁还不提婚房装修之事,不谈婚礼意向,可见他想这样耗下去:反正已经领证,虽未举行婚礼,却有夫妻生活之实。有没有婚礼还不都是一样?可我觉得结婚是人生大事,不能太过潦草,不能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。

正在纠结之际,听到一则社会传闻:一个单亲妈妈为儿子准备结婚用房花尽了所有积蓄,儿子再找妈妈要彩礼钱时,妈妈拿不出来,为此,母子发生争执,妈妈气恼地说:“你这是要逼我死呀!”儿子说:“那你就去死吧。”结果妈妈真的从楼上破窗而出,当即身亡。未办喜事,先办丧事,令人扼腕。逼母要钱的儿子由此成为一生不得安宁的不孝子。

当然,我不会逼小鲁找家里要钱置办婚礼,可不办婚礼,又怕我的父母不同意,怕他们被亲朋好友嘲笑、说三道四,怕被我的闺蜜瞧不起。毕竟仪式是对婚姻尊重的一种表示,被“裸婚”那真是一种无奈啊!

专家观点

婚礼贵在量力而行

“难嫁娘”的心情可以理解,随着婚礼“烧钱”之风愈演愈烈,使得许多普通家庭难以承受。其实,不仅是办婚礼的人犯愁,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也很郁闷,随着“红包”不断“增肥”, 那些新郎、新娘的同事、同学及年龄相仿的“预备新人”,在一场又一场的“观摩演练”中,变成了实实在在的“月光族”,苦不堪言。

近日,据天津市烹饪协会、天津市婚庆协会对全市485家烹饪餐饮企业2011年9月、10月婚宴预订情况调查显示,“金九银十”婚宴预订情况呈良好态势。485家餐馆将要接待3.5万对新人预订的婚宴达105万桌。婚宴火爆程度可见一斑。

对于深受父母宠爱的“80后”而言,举办一场有意义、有个性、值得纪念、经得起一辈子回味的婚礼自然很好。但事实上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、消费理念和消费能力,奢华的场面不一定最有意义,而真正赋予婚礼意义的,是能够做到量力而行,乐在其中。因此,婚礼不必追求雷同,无须效仿奢华,不必自投罗网,不必伸出脖子让婚庆公司气势汹汹地“宰”上一刀。只要心中有爱,对自己选择的配偶满意,尽可选择“低碳”方式,展现别样浪漫。

笔者的女儿曾在她的博客中上传一组图片与文字说明,内容如下:今年5月初的一个上午,2011国际世园会举办地西安城墙角下,赫然出现一列奇特的单车婚庆队伍。他们飒爽英姿,御风而行,途经西安市最为繁华的南稍门、南门、钟楼、东门,所到之处,无不紧紧吸引着人们好奇的目光!原来,骑在最前面的是一对新人,文质彬彬、戴一副近视眼镜的新郎载着身着白色婚纱、手捧鲜花的美丽新娘。50多位迎亲嘉宾骑着自行车,或护卫左右,或追随其后,蔚为壮观。行进途中,两位新人不时收到来自“护驾随从”及路边行人的高声祝福。新郎并不陌生,他是我(笔者女儿)的一位学业有成、事业顺利、名叫“大葡萄”、受人尊敬的学长。

7年前,这位酷爱体育运动、喜欢骑单车穿越旅行、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学长,以“大葡萄”的网名在西安交大创建了“骑行天下俱乐部”,一个名叫雷瑛,同样喜爱单车骑行运动的女生成为俱乐部的第一个铁杆粉丝,于是,同学们将雷瑛称为“小葡萄”。由此,这一大一小“两串葡萄”就成为“骑行天下俱乐部”的领军人物。

5年前,他们在暑假期间,相约骑车去西藏旅行,在拉萨大昭寺前的“艳遇墙”下盟誓(所谓“艳遇墙”在拉萨最热闹的八角街上,是游客必经之地,也是信徒歇脚、晒太阳的好地方)。如今,他们的事业蒸蒸日上,可他们不愿将大把钱财扔在婚礼“复制”上,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个简约有趣、意义非凡的单车婚礼!

“大葡萄”学长兴奋地对俱乐部成员说,既然我俩是以单车为“媒”,以骑行穿越、贯穿恋爱全过程,那么,唯有单车婚礼才能最准确地“诠释”我们的爱情;昭示将爱情进行到底的美好意愿!当然,唯有以单车骑行方式作为“口令”才有号召力,把西安交大“骑行天下俱乐部”的新老成员聚到一起,共同见证爱情的美好、御风而行的快乐。俱乐部成员大多是学生,花钱靠父母,因此,不需要他们准备红包,只需骑车相随,畅叙友情。作为学长,他俩自会款待大家一餐美食,权且兼做“骑行天下俱乐部”正副队长辞职卸任的告别宴会。再有,还可算作是对正在西安举办的世界园艺博览会倡导的“绿色环保理念”做出的一个积极回应。还有一点,那就是他俩都“野”惯了,不愿接受婚庆司仪的摆布。婚礼贵在心里乐!心里有爱足矣,不必“演”给别人看。

希望为婚礼发愁的“难嫁娘”,以及为数众多的准新娘、准新郎们,不妨也给自己的婚礼来一次“瘦身”运动,亲自为自己设计一场与众不同、值得回味、彰显独特个性魅力的“低碳”婚礼。


标签

声明: 本文由 钰上米结婚网天津站 整编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异义请联系本站。

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tianjin.ysmwed.com/595.html/

分享到: